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Tactile sensation

•所以说,我又打乱了自己的思路,郑重决定不按套路出牌

•这次的算不算粗长了一丢丢呢ಠ‿ಠ

•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啦

•毕竟初出茅庐,写得不好的还请多多包涵

•以上,谢谢阅读










Chapter7






手机屏幕未黑,几乎可以感受到电流跃动的冰冷女声依旧一遍遍机械地重复着无感情的指令。像漫威里面无表情、冷酷残忍的超级反派大boss。如果恺撒还在,少年估计着那只意大利大金毛一定会万分激动地顺着这个无聊至极的槽口扯着他在脑袋的世界里肆意狂奔。


然而现在金毛失联,楚子航一下迷失在自己那过目不忘、绝顶聪明的大脑皮层沟壑中无法自拔,满脑子奇奇怪怪的幻想。


楚子航按掉通话,思索着自己身无分文该怎么回家,想了想还是拨出了家中司机的电话。已过不惑之年的司机大叔接到自家小少爷的电话,笑得天花乱坠,毫不客气地将拉开车门正准备上车的金主撵了出去,兴冲冲跑去接他的亲亲小子航。


小少爷无奈地叮嘱完总是乐呵呵的大叔要好好开车后,轻手轻脚从客厅茶几上顺了一份案件档案,默默开始分析案情。至于恺撒,小学霸表示一只只会傻笑的大金毛,有谁会想要招惹他?


慢慢翻看文件,似乎一切线索都明显昭示着一个事实——瘦小得像棵豆芽菜的失踪多日的Jimmy就是几桩灭门惨案的罪魁祸首,那个神秘的大脚男就是被雇佣的刽子手。然而楚子航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第一个死者是Jimmy的妻子Anna,亲子鉴定也已经配对成功,即使那个可怜的女人被烧得面目全非。Anna的双胞胎妹妹Susie也在夏威夷度假,从视频通话的截图中可以确认她完全是安然无恙。楚子航挠挠头,几乎就要忽略心中的一丝违和感,认同警方的调查结果。他抬起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从巨大的落地窗里看见夏日的夕阳懒懒地赖在地平线上迟迟不肯落下。


有人匆匆小跑过他面前,带起一小阵风,少年疑惑地眯起眼,隐隐约约听到内室里窸窣的谈话内容。Jimmy他……他死了?!楚子航一个激灵站起来,信息像碎片一样到处乱飞,小学霸感觉到了什么,想去够到那条信息却总是擦指而过。


“Hey,Chu!这有个电话,找你的!”领头的警探从大门外探进来一个头,招招手示意楚子航过去。少年觉得自己貌似被恺撒那只青蛙带坏了,一边朝大门走去,一边开始臆想接过手机后里面随即会传出阴测测的烟酒嗓低音炮:“限你一小时内把一百万现金扔进XX公园XX角落的垃圾桶里,过时不候”之类的。想到这,少年瞬间开始有些抗拒头头儿手上那台黑得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黑莓。


从早上在冰凉的地板上睁开眼睛看不见恺撒起,楚子航已不在状态9小时37分。他茫然地眨眨眼,得到和善的中年大叔一个无奈的美式耸肩,拿起手机就听到似曾相识的嚎叫:“Hey大少爷大少爷是我Tom,你家司机是不是和你在享受二人小世界呀连电话都不接!他再不过来leader的计划就要被打乱啦!”


楚子航迷惑地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黑,缓缓咽下一口唾液。


“恺撒他,不是昨晚就被你哭天喊地地叫出去了吗……”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