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摆渡人

•嗯都快让开!我要发功啦!

•第一次认真哈,觉得有不好的请一定吐槽不介意

•看书时灵光一闪之后再也关不住的大坑

•谢谢阅读!望多多支持!



Chapter1




当恺撒再次醒来时,周围一片黑暗。


“有人吗?帕西诺!安德鲁!”


⋯⋯⋯⋯


“哦,该死!”恺撒烦躁地将垂在眼前的几缕金发粗暴地扒拉开,即使他什么也看不见。头发应该也沾了血了,恺撒想。他貌似昏迷了好一阵子,血液早已凝结,头发僵硬地结成一绺一绺的扭曲状,明显的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简直不能再狼狈。恺撒自暴自弃地撑着手盘腿坐起,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他简直忍不住想要咒骂的冲动。所能触及的地面一股子湿漉漉的触感,恺撒捻了捻手指,黏稠不堪的不明液体带着浓重的腥臭固执地扒在他的手上不愿滴落。“哦,老天。”恺撒厌恶地皱眉,毫不文雅地在裤腿上蹭掉一手的黏腻。低头看看左腕上造价昂贵的手表,适于野外行动的荧光表盘上指针依旧泛着幽幽的莹绿色光芒,时间却早已不知定格在何时。恺撒开始感到些许的挫败,他开始妄想自己也许来到了地狱。四周漆黑一片,寂静而又凄清,手表上唯一的光源此时显得尤为诡异。


这里死寂无边,只有一声声略快的强健的心跳还在昭示他的生命。恺撒不耐的又捋了一下再次滑落至额前的发缕,盯着满眼黑暗开始走神。


也许几小时前,他还站在以卡塞尔的废墟为基的战场上。诸神的黄昏,奥丁君临天下,无情地举起手中的神枪,直指漫天飞舞的镰鼬。黑色的龙王金眸冰冷,尖利的锐爪踏上阔别已久的土地,巨大的双翼张开,仿佛笼罩世界。到处是残垣断壁,曾经四季常绿的大草坪满目疮痍。古朴的中世纪风格教学楼早已面目全非。英勇地冲向前线却在黑龙霸道的威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同伴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带着狰狞的神情倏然倒下。遍地尸体早已冰凉却无人为之哭泣,无人为之祷告,更不再能仰头望见教堂尖顶上巨大的古钟敲响,悠扬浑厚的钟声传遍校园,扑扇着圣洁羽翼的白鸽徐徐飞出。


混血种的强大,也不过如此。


金发的皇帝挺直了腰背,成群的死侍一批批地涌向高纯的血统拥有者,却在还未能近身时就被无比精确地一枪射断脊柱。“咔哒——”子弹打尽,恺撒就这样决绝地扔掉打光了子弹的沙漠之鹰,捋了捋不再光泽的长发,整整身上充满褶皱、鲜血与裂痕的白色定制西装,最后的战争来得如此措手不及,他甚至没能将第一杯香槟饮尽。他扭过头,骄傲地向自己的学生会下了最后的命令,并踩碎了那枚和谁一模一样的通讯器。他是这样骄傲,他不能容许自己安然地躲在后方当什么所谓的组长,看着那些可能比自己更小的学生冲在前面。他要在前线奋战,就像那个男人一样。


恺撒拔出了腰间的狄克推多,在帕西诺嘶声裂肺的喊叫和黑龙愤怒的咆哮中一跃而上。


言灵•吸血镰,四度爆血。


“楚子航,祝福我吧,等我回来,你可就要兑现你的承诺了。”







我那么勤奋快夸我~(〃'▽'〃)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