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所谓学术问题

•脑洞再次open的我

•赶脚压根没法一本正经地写一本正经的文

•多谢阅读(•͈˽•͈)






“楚子航,你一天到晚的到底是在干什么?”恺撒推开虚掩的房门,拖沓着脚上柔软暖和的棉拖晃晃悠悠地踱进来,吊儿郎当的样子像极了老北京胡同口里的老大爷。

他看到楚子航坐在地暖充足的木地板上,双腿自然地微曲,从高高的几大沓书中抬起头望着他,白皙的脖颈因扭转的角度拉出漂亮的线条。这才是真正的楚子航,好看的清秀眉眼,衬着恬静的神情,不再有所戒备地随意坐在地板上,惬意地翻着书本,温润无害像个学生。

“收拾一下以前的课本资料。”楚子航理所当然地回答,“如果你实在闲得无聊,可以来帮忙。”

“今天是个大晴天,难道冬天这么好的天气,主人难道不打算带外国友人出去转转吗?”恺撒走过去也随意地撑着地坐在了楚子航身边,无奈成堆的书籍阻挡了他想要坐得更近的念头。他试图用自己引以为傲的丰富的脸部表情表达他的不满。开玩笑!收拾陈年书本?我大老远跑来北京找你可不是为了和你一起体验家庭大扫除生活的。

楚子航不动声色,又低下头去收拾手上的东西。恺撒知道他的性子,于是也不再说话,从最靠近自己的一沓书上抽出一本,眯着眼开始研究中国式教育的精髓。

午后的时光总是短暂,当楚子航终于把凌乱的书本全部归类摆放好在书柜中后,西斜的阳光已然懒懒地从窗前的薄纱穿过,浅浅地洒在一片小小的角落。今天或许的确是个好天气,是应该好好招待一下家中的来客。楚子航想着,转过身去要叫恺撒。

他的客人显然对数学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笔记无所适从,于是不知何时干脆往暖烘烘的地上一躺,睡得昏天黑地。

楚子航略显嫌弃地把那本被遗忘的数学书从恺撒脸上抽走,想了想“啪”一下拍在了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上。恺撒突然被以一种无比友好的方式叫醒,一时有些懵。罪魁祸首却只是起身走向书柜,一边腹诽着又要再把一沓书全搬出来好累一边用略显戏谑的眼神瞟着他。

“睡够了,客人?”楚子航突然有点想偷懒,把书撂在课桌上便又转了回来,“走吧,去吃晚饭。”

恺撒揉揉太阳穴,慢慢站起来:“忙完了?”

“嗯。”

“你们大中国的教育真是可怕。”恺撒睡醒,话茬子瞬间打开。

“你看了什么?”楚子航走过来,伸出手把恺撒头上几根略凌乱的金发捋顺。

“函数。挺久没看,感觉眼都要花了。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恺撒把那只在他头上作乱的手拉下来。“嗯。”楚子航不置可否,就着相握的手将两个人带出房间。

恺撒就这样任由他拉着,在后面盯着前面人轻轻微扬的发丝,忽然有些恍惚。

“楚子航。”他轻声唤到。

他看到前面的少年转回了头看他,氤氲的暖黄色灯光似乎在他的发尖跳跃。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是自变量,我想我一定就是你的函数。”

⋯⋯楚子航转回头去,沉默地走着。恺撒不禁想要自嘲,也是,这个苦行僧怎么可能听懂呢?可是那人又停了下来,顿了一下,说:“嗯,我也是。”

恺撒开始低声笑起来,两步上去与他并排而行:“走咯,吃饭去!”

如果你是自变量,那么我就是只属于你独一无二的函数。我的存在因为你而有意义,我的一切也随着你的一切变化而变化。

这就足够了。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