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榭寄生

•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的我终于想起原来有一种东西叫圣诞贺文(ㅍ_ㅍ)

•最近迷上德哈,所以就来了个这个梗(•͈˽•͈)

•依旧蜜汁文风,勿打

•再次谢谢阅读◠‿◠






传说,在圣诞节的榭寄生下相遇的两人,必须亲吻彼此。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又在密歇根湖畔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中悄然到来。卡塞尔的学期还未结束,朝气蓬勃的学生们在节日氛围浓郁的安帕馆大厅享受着丰盛的火鸡大餐和愉快的舞会,女孩儿们纷纷脱下墨绿色的制服,换上华丽的裙装,踏上精美的舞鞋,在舞池中徜徉,寻着一个属于自己的英俊的身影。大厅里回荡着优美的旋律,红绿相间的装饰物衬着金色的内墙,更显一份热情与温馨。


“会长好!圣诞快乐!”


“嗯,谢谢。”楚子航倚着墙角,微微颔首致意,饮尽了杯中最后一点酒,还是决定到外面去逛逛。


楚子航终究还是不习惯这种略显吵闹的场合,他不能微笑着回应向他问好的陌生人,也无法游刃有余地和一群人谈笑风生,让他做这些事倒不如让他去解决一只暴起的死侍。孤独久了,就成为一种习惯了。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着,楚子航渐渐来到了大草坪前。他对这里很熟悉,他们总是在这里约上一架,然后筋疲力尽一起倒在草地中小憩一下。那时总是楚子航最放松的时候,他想。那个有一头比金子还要灿烂的长发的男人会躺在他边上,很小声地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着无关紧要的牢骚,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修剪平整的草地刺得后背有点儿痒,但那股清新的独属于青草的芳香总会飘飘悠悠地钻进鼻子,惹得人在温暖的阳光下昏昏欲睡。


现在已然是冬季,草地估摸着早已枯尽了,但几乎能到脚踝的积雪覆盖住了裸露的泥土,白茫茫一片反而显得有些唯美。楚子航站定在草坪边缘,注视着一片雪白中静静伫立的圣诞树。那是校长昂热亲自挑选并运回的,苍青的枝叶,高高的树梢上挂满了闪烁不定的彩灯和各式各样的饰品,最顶上甚至还挂了一颗金色的星星,真是应景极了。


楚子航看了看,抬起脚缓缓踱了过去,停在了树下。他忽然发现了后面另一双脚踩在雪上“吱吱呀呀”的微弱声响,扭过头去,却见一个金色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恺撒?你怎么在这?”


“楚子航,我找你好久了。”对方貌似压根没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在身边停下,带着揶揄的笑看着他。楚子航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话,恺撒却又随意地仰起头去看那棵树。“嘿,那上边有榭寄生!”恺撒发现了什么,难掩兴奋地拍拍楚子航的肩膀,伸手去指给他看。“恺撒,我不是小孩,谁都知道那是榭寄生。”“不不不,楚子航,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子航一挑眉,示意恺撒接着说。“你有没有听过榭寄生的传说?”“⋯⋯没有。是什么?”楚子航觉得有点难以抑制的好奇。


“传说,圣诞节最浪漫的一个习俗就是,”恺撒轻声说着,微微弯下了腰,“当你看见一个人站在榭寄生下时,不论是谁,都可以得到一个祝福的吻。”


“所以呢?”楚子航好整以暇地盯着对面那张越来越近的脸。


“所以,”


我可以得到你的一个吻吗?My love.









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