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传说中的女装梗

•就压根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东西

•自己都觉得特渣大家看着开心开心就好

•一次重感冒刚好啥灵感都没憋打我

•原谅我内心纯洁(误)写到kiss就已经要手抖摔手机ಠ‿ಠ

•写着写着忽然想起大大的做梦梗,擅自借用望见谅@子见南子 (´⌣`ʃƪ)

•一定尽快码新

•谢谢阅读(•͈˽•͈)








就不应该答应他们那什么狗屁邀请。

楚子航沉默地由着古灵精怪的巫女将自己强行推着一步步走向万恶的更衣室,揣着自己的好助理苏茜微笑着塞进自己怀里的演出服,面上依旧冰山实则早已生无可恋地想着。他只要稍抬起眼,就能看见门口正上方金色的门牌用漂亮端正的楷体写着“更衣室”三个大字,甚至还在“belingbeling”地闪着金光。

在一众蛇精病深情的注视下楚子航“砰”地甩上门,忽然觉得他们眼里好像闪耀着一种“我家儿子就要穿上嫁衣”的莫名的母爱光辉?!!

楚子航把一看就不太正常的衣服挂到衣架上,认命地开始解扣子,脑子飞快运转,想着应该怎样才能干净利落地为学院除害。

也许是几分钟又或者在楚子航看来已是半个时辰后,他终于还是紧绷住自己的面部神经,黑着脸打开了门。然而门外他的妈妈们⋯⋯误!他可亲可爱的同学们竟然全都不在,只剩下了他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恺撒!

“嗯⋯⋯不得不说楚子航你这一身穿上去挺好看的。”恺撒慵懒地倚在房间的另一边,一挑眉,眼带戏谑地评价道。“谢谢,我想我不需要你的评价。”楚子航拎着及地的裙装,自顾自的往门外走去。那是一件华丽至极的嫁衣,夺目的火红色绸缎,细密的金丝绣满一裙,近看竟是一只凤凰盘绕全身,巨大的凤尾撒在摇曳于地的裙摆上,随着走动,似乎下一秒就要飞出,在空中肆意舞动。外面随意披着大红的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五色丝线组成的两只开屏孔雀做工精致,斑斓的尾羽甚至用了轻巧的宝石点缀,折射着落地窗外斜射进来的夕阳余晖,闪耀着七彩光芒。

楚子航还未上妆,没有玉脂红粉的妩媚却另显一番淡雅风姿。恺撒忽然想起衰仔路明非的白烂话“师兄他就是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来招恨的那种人”。墨蓝色的碎发因为许久未剪过的缘故显得有点长了,服帖地垂在白皙的颈边。顶上却有几根不服管教的在斑驳的阳光下调皮地跳跃着,牵起了点点金色。恺撒看着楚子航狭长上挑的丹凤眼,鸦羽般的睫毛下是那永不熄灭的黄金瞳,与裙装上的金丝和窗外的阳光互相辉映,眼底好像涌动着赤金的潮汐。

“啧!”恺撒有些莫名的急躁,快步踏至楚子航身后,“啪”地甩上门,摁住肩膀将人翻过来压到门边。突然的疼痛让楚子航一时有些吃不消,恺撒却已经吻了上来。细碎的吻一路下滑,楚子航恍惚间只能看见恺撒一头金发晃得他眼晕。当华丽的霞帔被褪下肩膀时楚子航想干脆就这样了吧,可是门外却突然传来巫女诺诺的喊声:“楚子航你大爷的换好了没你和恺撒在里面TMD搞基呐!”楚子航瞬间惊醒,开始玩命试图推开恺撒,恺撒不为所动,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却异常清晰。

“老娘要进来了哈!”




“————!”楚子航猛的坐起,浑身难受。“……我睡着了?”“要不然你以为你真的穿越了?”楚子航扭过头,就看见恺撒一脸戏谑,痞痞地邪笑着,“是不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画面啊?”……楚子航觉得自己不能再呆在这了,于是一巴掌糊恺撒脸上,起身就要走。“等等,楚子航你去哪?”???恺撒看着自己宿敌一觉醒来好像智商掉光了的样子,善意地笑了笑,“你忘了我们还要出演舞台剧了吗,嗯?今天可是第一次排练哦!”

“…………不,不了,我想我不适合这个角色。”

“哦别这样dear,你会喜欢的。嗯?”




话说有语音打字咩真心累ಠ‿ಠ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