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message

•这算什么?迟来的新年贺文???

•翻绘本时的脑洞

•本来想写肉体上的BE,精神上的HE,但还是下不了手(ㅍ_ㅍ)

•这是我在LOFTER的第一年,祝大家鸡年大吉啦!(^∀^)ノシ

•文风依旧清奇,在高速上思路一直处于时断时续的状态,不多说啦,谢谢阅读。






“9426464”

楚子航还是离开了。恺撒把手机往办公桌上甩去,转身带起一小阵风,掀起随意披着的西装外套的衣角。他站定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透过光洁的玻璃望向不远处的樱花树。

春天已经悄然到来,柔和的春风携着明媚的阳光,吹落一地芬芳馥郁。恺撒还清楚地记得,那年的樱花开的格外美丽,略带青涩的粉色一如那人颊边淡淡的红晕。那个总是一脸冷淡的死小孩在那纷纷扬扬的花雨中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回答自己:“好啊。”

两人的生活貌似并没有什么改变。楚子航一如既往地面瘫,他从不对恺撒说“爱”,面对恺撒一火车皮一火车皮满嘴跑的意式情话总是强装冷静说一声“嗯”,只是身体却很诚实地红了脸。

楚子航有个奇怪的癖好,因任务相隔两地时,不论恺撒说什么,楚子航的回信永远是——

“9426464”





“砰——”昂贵的木门被粗暴地摔开,昂热慢条斯理地放下文件,扯起一个完美的笑容无奈地对上来人焦虑而暴躁的神情。“校长!到底怎么回事?楚子航怎么会突然没消息!”“哦恺撒,我亲爱的学生,不要着急。”恺撒像一头被侵犯的雄狮,此刻丢下了贵族派头咧开嘴,亮出了尖锐的獠牙。昂热揉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安慰道:“恺撒,楚子航是我们最优秀的学生,一个优秀的执行者,他不会轻易出事。”恺撒显然并不满意这个说法,他在校长室里一遍又一遍地转圈,烦躁地揉乱了一头灿烂的金发。“诺玛正在加大搜寻力度,”昂热端坐着,看着加图索家的小少爷,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这是个S级任务,按理来说我不能向你透露,但是……”恺撒终于停止了无谓的转悠,盯着昂热从抽屉里翻出的纸条,“子航出发前,留下了这串数字。”

“9426464”

又是这串数字。恺撒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他甚至能想到那人在某一个时光静好的午后,笔直地坐在雕花的木椅上,不假思索地在白纸上留下了这劲秀有力的字迹。脑子像是突然过电,恺撒一把扯过纸条,冲出了校长室。




“恺撒,知道电报机吗?”




电报机!电报机!脑子一片空白,楚子航的声音似有若无回荡在耳畔。恺撒跑遍校园,春日美好的午后,卡塞尔的学生们在洒满落英的小路上漫步,小声讨论着飞奔而过的前学生会长。恺撒终于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台落满尘埃的电报机,他俯下身吹散键盘上的尘灰,怔愣两秒,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从眼角滑落。







“咔哒——”

“……楚子航!”

“嗯。我回来了。”

“楚子航……”

“嗯?”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嗯。想你了。”





“9426464”

“想你。”










2017,楚师兄,望平安归来。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