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都是为你好

•就是一定要扯那么几句才能发上去

•本打算一号发,可惜最终还是向生病低头的我并非不勤奋(´•༝•`)

•鬼知道为什么我不好好写情人节反倒撸了一篇愚人节

•谢谢阅读












转眼就是四月到,美好的愚人节就在这美好的一天中到来。


恺撒在遥远的亚马逊盯着密林中爬满青苔的石碑上古老的龙文,心却乘着在晨曦中飞出的金刚鹦鹉不知飘到了何处。随手折断一根树枝,有奶白色的黏液渗出。这种美好的节日竟然不能安逸地在卡塞尔温暖的阳光中醒来并顺带捉弄一下他可爱的宿敌,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于是乎恺撒甩下那堆残缺不全的石头和一群对着龙文眼冒精光的执行部神经病,独自寻了一块树荫,靠着粗壮的枝干舒服地坐下。他百无聊赖地随手把玩着手中的猎刀,转瞬翻出了几个刀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恺撒忽然站起身极其嫌弃地将猎刀摔到了枯叶堆中,欢天喜地地请求诺玛接上了地球另一端某个普通的号码。


彼时好学生楚子航正端坐在图书馆角落的窗边,一丝不苟的完成论文。他瞄了一眼诺玛的提示,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无可奈何的接通。


“你好。”


“嗨早上好,楚子航。愚人节快乐!”恺撒的声音里带着孩子般的雀跃。


“……同乐。我挂了。”


“别别别!”恺撒绕着他心爱的猎刀踱着圈子,眼里装满戏谑,“我有个严肃的问题要向我们的楚大学神请教。”楚子航沉默几秒,但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钢笔。“你说。”


恺撒站定下来,伸出手去触碰树干。粗糙的树皮带来一种奇特的酥麻,让他莫名的有些躁动。“狄克推多不小心在任务中掉了。”恺撒能感受到电磁波那头人的惊讶,“……对,掉了。我现在该怎么办?”


楚子航沉吟一会儿,清冷的音调和严肃的回答又透过电磁波传向了相隔千里的雨林腹地。“我觉得你应该先跟紧队伍。……你和他们在一起吗?你的沙漠之鹰呢?”


传说中的关心则乱吗?恺撒想着,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嘴角。“呐,楚子航。”


“嗯?”他没来由的有些焦虑,忽然有种想要直飞亚马逊的冲动。……等等!他那如此懒散的声音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狄克推多只是掉在了我的脚边,为什么我不直接弯腰捡呢?”凯撒语调轻快,嘲讽般的轻笑经过电磁波的处理有那么一丝沙哑。楚子航沉默几秒,再开口时声音冷的掉渣。


“恺撒•加图索,我不建议你弯下腰去捡。那样你脑子里的液体就会因为重力的原因倒出来。”








据说那天之后某学生会长再也没有能够从某狮心会长的联系人黑名单中拉出来那就是后事了ಠ‿ಠ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