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雨

思维清奇,轻微精分,脑子有坑,注意规避。

[恺楚] Tactile sensation

•诈尸

•近来日程安排简直满得可以挤出水,正打算闭关两个月突然想起六一貌似不能偷懒哦揍(ノДT)

•关于题目……翻译过来叫触觉,别问我为什么用英文就是那么高贵你怕了吗??!

•喜欢的一对的脑洞,就是想要搬过来

•第一次玩架空,应该算中篇

•保证此坑非彼坑,一定好好填

•还望多多包涵,谢谢阅读(•͈˽•͈)







——世上总有些人或事,是肉眼无法看见的。




Chapter 1



“Leader.”玻璃门吱呀着呻吟了一声,旋转开的角度将午后明媚的阳光硬是折了个路线,洋洋洒洒铺满整个办公室,斑驳的细碎光点欢快地跳跃着,映出老板椅上的人扭曲得乱七八糟的表情。

年轻人旋上门,走动时将皮鞋跟踩得踢踏直响。中年人还记得那人刚到小组来报到的情景,英俊的面容,金色的长发,举手投足都是……骚包的贵族气息,完全搞不懂这个到警局上班都要开着Panamera的贵公子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文件被规规矩矩地放在桌上,已经有了“地中海”的中年男人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刚才的话。

“这是半小时前接到的案子,最新的现场勘察结果都在这。”年轻人随意地插着裤兜,眼里却闪过一丝严肃,“和料想的一模一样,我看了现场,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中年人从座椅上撑起来,脸上带着疲惫:“上面下了通牒,一周之内我们必须有所进展。”男人一脸郁闷地叹了口气,随即却又笑开了,“哦不过,我终于成功地从boss那把他的宝贝心肝儿子给挖过来了!”说着他神秘地眨眨眼,甚至愉快地吹了声口哨,而后轻快地从桌角凌乱的文件堆里抽出一张纸条:“Well,my little boy,快去寻找我们可爱的小天使吧!”男人转身就走,末了又突然折回来好心提醒。

“听说他四点结束社团活动哦。”

Chu?楚?年轻人盯着纸条发呆,搜索着自己的中文词库。他已经有挺久没说中文了,不禁挑了挑眉,中国人吗?想到这他终于抬手看了一眼腕表。

Oh,shit!要迟到了!




横穿几乎整个纽约后,恺撒终于在四点过三分时将车刹在了校门对面。看来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啊。恺撒望着低调却不失奢华的大门,一边让身体放松陷入舒适的椅背中,一边默默感慨。事实上恺撒觉得Panamera压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然而可亲可爱的局长一见他就下了通牒,硬是让恺撒把自己最爱的阿尔法罗密欧锁在了车库里。

恺撒眼神飘忽,就这么瞟到了从校门里走出来的少年。少年身边好几个白人男生,拍着篮球笑闹着,恺撒的眼睛却只能停留在中间人的身上。如墨的发丝随风飞扬,隐约露出洁白的额头。身上背着大大的袋子,貌似是大提琴。少年很受欢迎,许多同样身穿校服的孩子都笑着向他道别,他却只是抿着唇淡淡地点头。

身边的男生很快便各自散开,三两成群沿着小路走去。小小的少年眯了眯眼朝路旁看去,似乎在等待谁的到来。恺撒忽然坚定地觉得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Chu,于是他下窗试探着叫了一声,便看到对面的男孩疑惑地皱了皱眉,迟疑着朝这边走来。

恺撒屁颠屁颠下了车,说明身份后狗腿地为来人安置好琴袋后一左一右上了车。车子开出去几秒,恺撒耳边突兀地响起还带着稚气的清冷嗓音。“楚子航。”……“什么?”恺撒愣了一下,为这尊见面后没说一个字的大佛突然蹦出的三个字感到由衷的疑惑。自称楚子航的十六岁男孩偏过头,淡淡的目光一扫而过,恺撒却分明地看到里面的鄙夷不屑。人缘很好的小校草转向窗外,在心里叹了口气:“我说,你可以叫我楚子航。”

恺撒在等红灯的间隙看了看副驾驶座上的少年,夕阳的余晖静静地笼罩着他,镶上一层灿烂的光晕。他忽然庆幸自己跳脱地从意大利跑来了这座繁华都市。

请多指教,my little boy.





硬是没有进正文内容我也是hin佩服我的拖沓ಠ‿ಠ 希望能喜欢笔芯~





评论

热度(31)